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恢复默认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默认黑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乱红 十五

书名:孩子的村庄  作者:毕堃霖  本章字数:3897 字  创建时间:2021-02-04 10:20

在芦湾这个地方,人与人、人与家、人与周边环境是水乳相交融的。山坡上有野花和各种树木。天蓝、云白、风盈、水清。一到冬天,银白色的茅草和芦苇高高耸起。走进田野中,泥土、茅草、艾蒿的气味融合在一起,新鲜而又生猛。冷清的小镇,隔着几尺清水,错落着一些院子被一匹软缎般的绿水萦绕着。河上有石桥,桥头墙角有一棵梅树,冬末时,梅花飘落,粉红的花瓣随着河水远逝……湿漉漉的天空,飘摇着忧郁的白云,风雨不定。一些人在水田里耕种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故事,他们的名字。

有一种女子,似树,就像白素。她的枝干储存了几世惆怅的等待,她的枝头轻锁了几生落寞的哀愁,她的青叶饱含了无际的情思。只因外在的倔强掩饰不了内心的柔弱,只因盈盈泪水是大地与河流赠予的柔情,梦的花蕾破碎时,无数沉郁的忧伤被定格成漫天飘落的红瓣……

江南的冬天显得逼仄而又冗长,天总是阴阴的,满是雾气,雀鸟也鲜有出来活动,偶尔的几声鸣叫,更添了几丝萧索。那种潮湿让蜗居于室内的人们像那阴暗处结出的绿苔,恹恹地没一丝活气。从爹爹去世到现在,正处年关,沉默寡言的白素愈发沉默,很多时候只是默默地帮吴妈收拾房间,往壁炉里添些炭火,浆洗衣裳,说话也只是问一句答一句,尽量简洁到几个字说明问题。譬如吴妈唤她吃饭,说:“素儿,过来食饭了。”她只是轻轻哼一句,不徐不缓地走进厨房,吴妈早已把饭盛好,她只需浅浅地点个头,闷闷地拿了饭碗钻进自己的厢房里吃饭去了。她每顿都吃的很少,所以总是第一个吃完,吃完后就很自觉地到厨房收拾剩饭或者碗筷。现在的白家已经不同往日,开销吃紧,一个子一个子的掐着算计,才能保证日子细水长流地过着。世态凉薄,如今亲戚都少有走动了,破落的白家又能指望上谁?

白夫人开始频繁地拜佛念经,同年腊八,她到镇上的寺院里施舍了功德,与另外三个妇女一起成了佛门的在家居士,从此素食斋菜,人也变得有些神神叨叨了,往各个房门都贴了画着歪歪扭扭奇奇怪怪的符,以避邪化煞。再看白素时,那眼神更吝啬了,全然是无法掩饰的恐惧和厌恶,白夫人认定白素是家里的丧门星,怎么看都不太舒服,每每见她在院子里走动,便觉得眼睛像是蒙了蛾子,忍不住就要皱着眉头拨弄头发。住在一个屋檐下,免不得要碰面,也都是阴阴的,冷淡的很。如此,白素十分知趣地绕开,尽量不出现,不叨扰,活动范围越缩越小,行止之间也尽量少发出声响。这倒让白夫人越加看不惯了,只恨自己生了这么个孽障,命带煞星,自己整日忧忧郁郁不说,还克死了两个姐姐和自己的亲生父亲,而今幽灵一般地进进出出,脸上不见一点活泛,怎不让人觉得扫兴?

白琳没有赶上白守仁的葬礼,只在爹爹“七七”(民间流传人去世埋葬后,每七日为一个周期,死者的亲人要在每个第七日为死者烧冥钱送行,需烧够七七四十九天,灵魂才可安然到达天堂,所以第七个七日,往往最隆重,重要的亲人朋友都得来。)那日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,回来时整个脸是灰的,望着清冷的家和神情凄惶的亲人,泪珠子就没断过。

原来时间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改变一个人。几月光景,白琳脸上的水色退却了,成了一种病态的黄,显得憔悴而疲倦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一次白夫人和她说事,说着说着就成了一个人的独角戏,她见白琳在那里发怔,心想着是极度悲伤所致,便也不再说什么。

谁也不知道白琳是忍受着怎样的泰山压顶的痛苦回到芦湾的。在短短时间里,让她去接受家破人亡的事实完全是一种致命的打击。白琳再强势,终究也只是个肩膀柔弱的女子。在她疲于奔走为父亲治病的时候,苏州城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:城内工人集体罢工,镇压不成,就出动了警力。显然这次罢工是有备而来的,武昌起义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,紧接着全国范围内掀起革命浪潮,革命党人无孔不入,中间力量早已悄悄潜入各大城市发起武装反抗。随后国民政府成立,却让大军阀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,以至于各种势力都在风起云涌,军阀割据势力愈演愈烈,满目疮痍的华夏民族在短暂的安稳之后又陷入了更大的动荡之中。

一场有备而来的工人罢工和群众暴动,一场来自内部的蓄谋已久,精心策划,降临到一个家庭里,就成了翻天覆地的灭顶之灾。工人罢工被残酷镇压之后,紧接着的小范围暴动让苏州城内的治安糟糕透了,天天都有流血事件,作为警察局局长的乔志杰为此受到了上级严重批评和警告,责令其在三日之内严厉打击和清除暴动分子,否则就可以直接回家休养生息去了。为此,乔志杰丝毫不敢懈怠,亲自率领警队平息暴动,由于机枪射杀二十多名工人引起了众怒,人流像蚂蚁一样淹没了这支全副武装的四百余人队伍……混乱中,警队中有人向乔志杰开了枪,一枪正中胸膛,紧随其后又补了一枪,打在脑门上,鲜血飞溅,乔志杰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就一头栽倒在地,被杂沓的人群踩在脚底下……一个当过土匪、上过军校、手上沾过无数条人命,娶过四个老婆的血性男人,就这样栽葱一般地闷声死了,为自己荒蛮无道的时代画上了句号,也为不可一世的乔府画上了句号。

“作恶多端的乔志杰死了,兄弟们,我们要报仇,我们要夷平他的老巢,我们要把他在咱们身上榨干的心血夺回来。”

人群都疯了,洪水一样涌进了巷道,他们无坚不摧地砸开了乔府的大门,摧枯拉朽,很快就把乔府洗劫一空,逃命的逃命,殴斗的殴斗,抢夺的抢夺,能拿的尽拿,能毁的尽毁……一片狼藉之后,有人放了一把火,富丽堂皇的阁楼就开始燃烧,燃烧,所有的荣耀、辉煌、精致在那一刻噼噼作响,全都化作灰烬。

没有人知道乔志杰的遗孀和家丁在混乱之中遭遇了怎样的命运,更没有人知道他惟一的儿子麒麟是生是死。白琳回到苏州城的时候,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,往昔的安宁和纸醉金迷被军队、饿殍、暴乱、杀戮、啼哭淹没了……繁华富饶了几千年的皇都一下子跌到深谷边缘,不得不对各种势力低声下气……面对这样的景象,白琳头皮开始绷紧,似有千万梅花针在扎,她有些懵了,她不敢相信这种“天上才几日,地上已千年”的变化。待反应过来,她开始往乔府的方向跑,由不得一点抗争,迎接她的是更大的悲剧和痛苦……

白琳花了整整两月的时间,用尽身上所有的积蓄,差点没翻遍整个苏州城,仍没能探到一点关或麒麟的消息,她的心在焦急和寻找中一点点地被掏空,只剩下疲惫不堪的空空皮囊。待一切无望时,她在又酸又穷的姑母那里得到爹爹去世的消息,却没勇气去面对那个灾难,逃避回芦湾参加葬礼……她太累了,再没有一点气力去承受生活外加的一点风吹草动。她病倒了,像狗一样寄人篱下地在一个“姐妹”家里躺了半月有余。

她是个心气高的女人,什么苦什么冷眼都能咬着牙陪着笑忍过来,天不绝人,白琳到底还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回到芦湾的白琳和家里的三个女人一样咽气吞声,凄惶无比,相顾无言,为了早点逃离这噩梦一样的痛苦,她在家只待了两日就匆匆离开了。她没敢告诉白夫人苏州那边的家已经没有了,一切都自己扛着。她不信命那样残忍,她要去到一个更繁华更美丽的地方,忘却疼痛,重新开始。

毫无疑问,这次她又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抉择,她的目标直奔名噪一时的十里洋场——上海。

这个冬天注定要发生太多事情,万类霜天的萧索让悲剧更加刻骨铭心,年关吃紧,元旦当晚竟还下了一场雪,鲜见的大雪把芦湾的山山水水都银装素裹起来,白素心头的忧伤一如那些不堪负重的梧桐树干,在西风和厚雪中能听的见簌簌的伤筋折骨的断裂声。

白素的忧伤,有一个人看在眼里痛在心头,那个人就是——俊生,水生的弟弟,一个被艰苦岁月打磨过的坚强少年,也过早地尝到了人间冷暖和百味甘酸。白素一直是俊生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,俊生眼见着接连的变故把她变了另外一个人。他好心疼,心疼像白素这样花朵一样纤弱的小人儿要去承受那么多痛苦,他远远地注视着她的一切,看到她眼底无尽的空洞与寒霜,俊生自己也深深地陷入苦恼和自责之中,他不知道能做点什么,可以让一个人心头的大雾能消散一点,再消散一点,直至露出一抹太阳的影子。

犹豫了很久,俊生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约白素出来走一走散散心。只要她愿意,他可以在雪地里打滚,耍猴,翻鹞子,只要能搏她一笑。

俊生捎去信,就在雪地里等了。他一边用手不时地捂着嘴巴呵气取暖,一边焦急而又忐忑地等那个熟悉的人影的出现。

白素到底还是来了,雪的世界晶莹透亮,银装素裹的寒冷中有一种通透的清凉。痛苦在寒冷中也许能像水的凝结一样暂时麻木掉吧!白素想着,深深地舒了口气,走向脸冻成红萝卜的俊生,并向他投去感激的微笑。

俊生看见白素终于绽开笑颜了,高兴地对着被冰雪覆盖的苍茫大地嗷嗷直叫。

他们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,沿着一弯小径一齐向芦苇深处走去,俊生小心翼翼地跟在白素后面,他是那样依恋她身上自然清新的气息。他们之间并不多话,只是默然地一前一后地走着,无声中却又把所有的言语一一道出,这该是无声胜有声的妙处和默契吧!走了不短一段路,雪又白盐一样纷至杳来地下了,带着清凉和安静。不远处的河流围绕着村庄,像女孩儿长长的白围巾。

白素在前面走,俊生紧紧地跟随着。河水在冬季里落下去了,露出宽敞的滩沿,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石头和瓦片。白素的脸上显露出孩子般的快乐,伸出手去接那些飘落的雪花,感受雪精灵飘飘洒洒地沾在皮肤上的清凉,然后又欢快地追赶哪一片雪花,起初动作轻些,继而飞扬活泼,后来简直似一只白兔在雪地里跳跃,有一种敏捷的美。俊生被感染了,也欢快地飞奔,像只小野兽……

终于跑累了,两人气喘嘘嘘地停下来,口里呼出的气,像烟囱冒出的白烟。天依旧是阴沉沉的,大片大片雪花纷飞下来,河面看起来很晶莹,很诗意。面对这一切,白素心中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她听到河的呼吸,自己仿佛也要融化在这方世界里了。于是,她对着那白茫茫的芦苇荡,白茫茫的河滩一个人低吟浅唱:

蒹葭苍苍、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(《乱红》上部完)

本文为书海小说网(http://www.shuhai.com)首发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目录 (快捷键→)
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热门关注:美女图小说全文阅读|免费小说网|玄幻小说完本

同好作品推荐

欲望青春
作者:
类别:当代小说
点击:350625
更新:08-11
[阅读]
魔术师谋杀
作者:
类别:悬疑出版
点击:137793
更新:09-06
[阅读]
薰衣草之恋
作者:
类别:当代小说
点击:114758
更新:12-14
[阅读]
遇见你时,花满倾城
作者:
类别:当代小说
点击:70811
更新:01-20
[阅读]
Baidu
sogou